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鉤沉>

鹽商往事

來源:發布者:時間:2019-10-23

王珂僅這份心智,與我當年認識的那個瘋丫頭就已是天壤之別。十余年的江湖打拼,到底磨練了她的心性,也難怪她可以幫著王伯群撐起那么大一份家業。

只是有一點讓我很費解,以王珂的家世背景,以及她自身的條件,為什么會急著嫁給我呢?難道當年我替她擋那一顆石頭,打動了她的芳心?如果真是那樣,她不應該等到今天才心血來潮啊。或者,他們王家有求于孟老板?這更說不通了,孟老板充其量不過一個小鹽幫的頭頭,這樣的人王家旗下何止千萬,哪一個不是呼來喝去?怎么說也犯不上嫁女兒。

不管怎樣,與王家結親對我沒有壞處,何況為了幫閔荷討回公道,我肯定已經得罪了某些人。如果我想繼續調查此事,得罪的人還會越來越多、越來越深,沒有一棵粗點的大樹乘涼,很可能閔荷的公道沒討回來,我自己的小命就先搭進去了。

既然打定了主意,接下來就是置辦彩禮了。按道理來講,這件事一直是孟老板前后操持,王家那邊又是一百個樂意,我只需坐享其成即可。但這不是我的做事風格,既然答應娶王珂為妻,我就得拿出一點誠意。

以往有孟老板供應吃穿用度,我自己賺的那點散碎銀兩,足夠應付日常開銷,從來沒因為銀子發過愁。

如今和王珂這樣的富家小姐打交道,才發現“窮光蛋”三個字形容我太合適了。

為了讓彩禮看著像樣點,我把箱子底刮了又刮,結果還是一副寒酸可憐相。

二哥,要不把我的紅龍寶刀當了吧。(鐵頭)

你那把紅龍“寶”刀,還是自己留著吧,上次老陳頭兒說劈柴挺趁手的。(我)

那怎么辦?(鐵頭)

走,去街上轉轉。(我)

快速賺錢的方法在鹽湖城有三種,第一是偷鹽行,第二是搶銀號,第三是倒賣鹽貨。至于前兩種方法,我是不用考慮的,畢竟那是清亙山黃三爺的買賣。可是我粗略計算了一下,手里的本錢不夠倒賣鹽貨,哪怕是最小宗的鹽貨。思前想后,我也沒個正經主意,只能在大街上漫無目的地亂走。

鐵頭遙遙看見大寶坊明晃晃的招牌,咧嘴一笑,說:二哥,弄兩把去?

賭錢這種事兒,我還是比較有經驗的,最關鍵的地方在于氣勢,有勢就有運,有運自然贏。比如第一把押一兩銀子輸了,第二把就得押二兩,并且上一把押“大”,這把還得押“大”,這樣早晚有一把能連本帶利都撈回來,賭場上的行話叫“追寶”。帶著這樣的想法,我只用一炷香的功夫,就把帶來的銀子都輸光了。

鐵頭一拍腦袋,說:背,這也太背了。二哥,咱接下來咋整?

我腦袋一時也有點發燙,一門心思只想繼續追寶。在賭場,輸光了錢可以借,當然是高利貸,大寶坊專干這門生意的人叫馬福。

其實,我這邊還沒動靜,馬福那邊已經掂著幾袋銀子主動湊了過來。

兄弟,氣勢不能斷。哥哥這有銀子,要多少隨便拿,你畫個押就行。(馬福)

我的銀子不能就這么打了水漂,那可是留著給王珂買彩禮的。我就不信了,今天的賭局還能一直開小,順手接過馬福手里的銀子,直接就扔到了賭桌上。鐵頭眼睛都瞪圓了,兩只大手更是把臉搓得通紅,連頭發都飛起來了,估計我的樣子只會比他更糗。

連載(25)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河北体彩现金支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