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電話|設為首頁|加入收藏
登錄|注冊
您的位置:首頁 > 經濟>

運城最先進的果園什么樣?走進運城“001號”水果示范園

來源:運城日報發布者:時間:2019-10-21

本報記者 陳永年

鹽湖區海升蘋果示范園區(資料照片)

今天,是第四屆山西(運城)國際果品交易博覽會開幕的日子,運城果業又迎來新一屆的盛會。各界人士同聚一堂,熱議運城果業面臨的課題,共話運城果業發展的前景。

果業,特別是蘋果產業,是運城農業的傳統支柱產業和優勢產業。目前,運城果業的標準化、規模化、機械化發展到什么水平,一些典型的標準化示范園區又能給我市果業的優化升級和高質量發展提供哪些前瞻性思路呢?

10月16日,記者來到運城市“001號”水果出口標準化示范園區——鹽湖區海升蘋果示范園區,希望能給運城的眾多果農找到答案,也能給運城果業的發展找到有益啟示。

高標準“復制”

這個蘋果示范園區隸屬于運城市海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系“現代化蘋果矮化密植示范園”,位于鹽湖區馮村鄉的新杜村,面積近千畝。

走進果園,與印象中的傳統果園景象迥異。打個比方,傳統果園中的果樹,各有模樣,各成體系,就像一朵朵極具個性的牡丹花。而運城海升的園子里,果樹基本一致,一株株、一排排整齊地依靠在鐵絲上,就像葡萄架一樣。

支撐蘋果樹的是一排排水泥桿,間距10米,水泥桿之間拉著4根粗鐵絲,相對于平常喬化蘋果樹更細更矮的矮化密植蘋果樹就被固定在鐵絲上,整整齊齊排成一排,從地頭望去,高低、寬窄基本一致,“千樹一面”地不像農業,倒像大批量生產的工業。

海升示范園區興建于2012年,總投資5000萬元,占地近千畝,其中矮化密植蘋果種植園708畝,桑葚觀光采摘園125畝,水、電、路等基礎建設59畝。

“這個園子基本上是公司從國外復制回來的,從建園開始就代表著運城果業發展的現代化水平。”運城海升經理李強說。

說是復制,并不夸張。園區中的格架系統,立水泥桿、地錨安裝、拉鋼絲、立竹竿的作業標準甚至一些材料的規格,砧木和品種的選擇以及栽植的行距、株距,都嚴格按照國外的高標準執行。特別是2015年又大量引進國外的蘋果苗木,品種涵蓋喬納金、無銹金冠、澳洲青蘋、美瑪富士、福布瑞斯富士、艾達紅、思尼克嘎啦等,就連拖拉機、打藥機、割草機等主要農業機械,也全是進口的。

植保監測生態化、土壤檢測精準化、水肥控制自動化、操作技術機械化、生產經營規模化……作為001號的海升示范園區,基本上可以代表運城果業的發展水平。

13個人管理千畝園

向前看望不到邊,向后看同樣茫茫無際,走在園中,直觀的感受遠比簡單的1000畝數字更震撼。我們都清楚,管理蘋果是種勞動力密集型工作,但這么大的果園,日常的管理人員卻只有13個。其中,包括公司的負責人,包括后勤財務,還包括3個長期工。這3個長期工分別負責園區的園藝、植保、水肥工作,遇上農忙會再雇傭一些短期工。

一個人負責近千畝果園的水肥工作,緣于園區中先進的水肥一體化“首腦系統”。園區中央打著一眼井,井邊是一個能存水500立方米的蓄水池,池邊是兩個一人多高的大儲藥罐。罐中伸出若干管道,與邊上一間房子相連。房子里就是水肥一體化“首腦系統”的核心設施。

需要施肥時,工人按照水肥方案將一定量的水溶肥倒進儲藥罐,肥料自動被吸進管道,按照設定好的濃度進行稀釋,然后進入整個園區的水肥管網,先是一級管,再是主管道,最終進入架設在格架上距地十多厘米高的滴灌管道中,通過滴灌對果樹根部進行澆灌和施肥。

在先進的系統輔助下,澆水施肥這一勞動強度極大的作業環節,被一個人輕松搞定。而且,這名工人的大部分精力,還得分配到管網的巡查和維護上。

每年年初,公司都會對土壤和葉面進行檢測,制訂恰當的水肥方案。但在具體執行中,又怎么知道什么時候該澆水或施肥呢?園區建有微型氣象站,可以實時監測空氣的溫度、濕度和風力、風向,同時通過傳感器,又可以實時掌握土壤的濕度和營養程度,這些指標和參數經過電腦分析,在年度水肥實施方案的指導下,就可以及時對蘋果樹的生長實施積極的人為干預,提供恰到好處的各種保障。

格架上除了底部的滴灌管道外,最上面還有一根噴灌管道,可以在特殊時節增加果園的濕度,提高果品的著色度。噴藥,也是果農的一大沉重負擔。海升園區用的是大型彌霧機,在大型拖拉機的牽引下,這個近一層樓高的大家伙,可以在果樹行間快速移動,彌霧機兩側共有18個噴霧口,作業又快又好。日常情況下,果樹行間會種植特種草,以起到保墑作用,等長到一定的高度,大型割草機出馬,兩個大刀盤“嗚嗚”過去,草在地面上倒下厚厚一層,既增加了肥力,又優化了土壤結構。

采摘的景象與普通果園也不一樣。工人們掛著上下都開口且下口可以扎緊的采摘袋,兩人一組把著一行樹的兩邊,把采摘袋下口扎緊后開始采摘,袋子摘滿了就把下口解開,倒入在果樹行間預留的能放1000公斤以上的大框。大框裝滿后,由叉車叉起放入同軌車上,送到地頭臨時堆放點,再由大型卡車送入冷庫儲存。

相比于平常的喬化蘋果樹動輒上樹、登梯的采摘方式,因為園區栽植的是矮化密植品種,基本上人站立著就可以完成采摘作業,加上各種機械車輛的應用,不僅省力提效,其景象還真像流動的工人和固定的生產線。

“半機械化”的未來

對于這樣的機械化、自動化水平,李強卻特別強調:“這只能算作半機械化。”

水肥一體化和植保容易實現機械化,但在園藝環節,特別是采摘、修剪作業,機械化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其推進速度取決于農機產品的科研攻關,以及人力、機械成本的變化與權衡之后的選擇。

海升示范園區主要做的是早熟品種,優勢是上市早、價格好,但劣勢是貨架期短,成熟時間稍長就會發面,嚴重影響商品的價值。所以,早熟品種與晚熟品種不一樣的是需要分批采摘,根據不同的著色面積和成熟度來判斷是否適合采摘,這一點,目前是機械所代替不了的,只能靠人工作業。

先進的采摘平臺,李強說他也見過,就是一個平臺,分成上下兩層,可以采摘不同高度的果實。平臺由拖拉機牽引,人站在平臺上,摘下果實放進平臺上的傳輸帶,然后自動運送到果框中。“但這最終摘的那個動作,還是人工的。就像現在最先進的自動套袋器,也得人們舉著將蘋果放進去,然后才能實現自動套袋一樣,只能做到輔助,還不能完全脫離人工。”李強說。

修剪也是一個極費人工的環節,目前的拉枝、修剪,就算是在海升示范園區,也是主要靠人力一棵棵樹地去做。李強介紹,現在一些先進國家有采用機械化修剪的,就是一個大型拖拉機牽引著修剪設備,核心設備是兩個大刀盤,從樹行間過去,兩行樹相對的兩個面的樹枝就嘩嘩地割成相同的樣子。因為是機械化操作,所以只能是粗線條地整形和修剪,其精細程度當然比不上人工。而且,機械化修剪對樹的一致性有著極高的要求,樹的高低、大小、寬窄都要求基本一樣,這樣才能實施統一操作。

要提高蘋果樹的一致性,做到“千樹一面”,不僅對日常管理水平要求很高,甚至從基因層次也有相應的要求。比如在矮化砧木培育上,會從同一個細胞進行分裂,然后再進行脫毒、嫁接、育苗,讓一棵棵苗木就像同卵多胞胎一樣,擁有著相同的基因條件,最大可能的實現生長速度和外觀形態的一致。

從另一個角度思考,其實在市場經濟條件下,是用人多一些還是用機械多一些,絕不是個體好惡的選擇,而更可能是成本權衡之后的理性決策。人工成本高于機械投資,用機械的就會越來越多;如果機械成本高于人工成本,那么選擇人工就更合適。不同的選擇產生著不同的需求,不同的需求又決定著科研和生產不同程度的供給。

在什么山頭唱什么歌,一個時期的栽植、管理方式,總是表現為最適當的,也總是利潤與成本平衡之后性價比最高的方案。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在果業上推廣機械化甚至是智能化、信息化,最合理科學的是引導,也只能是引導。

但目前,人力成本與機械成本之間的轉變已漸漸有了明顯的跡象。就算是規模化與機械化程度較高的海升示范園區,人力成本也已成為占比最大的支出,而且遠遠高于生產資料的投入。“最明顯的表現就是這兩年我們雇人的難度越來越大,一方面數量越來越少,另一方面年齡越來越大,40多歲的幾乎沒有,50多歲的也很少,大多都是60多歲的。”李強說。

原來園區會從周邊村子雇傭工人,可近兩年,周邊村子的人大多到外地打工,留下的人不僅數量越來越少,而且年齡越來越大。周邊村子勞力不夠,園區就到周邊鄉鎮去找,現在又延伸到了周邊縣市。

今年,李強想出了一個主意,將原來的日工改成了包工,不僅可減少一些支出,更關鍵的是把找人這個頭疼事轉給了包工頭。但是,對于整個社會來講,只是將問題從李強身上轉移到了包工頭身上,人力資源的問題還在那里,并沒有解決。從長期來,解決問題的希望,只能寄托在供求關系引發人工與機械價格變化,以及由市場價格推動的更多果業機械的研發、生產和應用上。


評論:


工業思維能否為果業發展賦能?


□陳永年


農業,幾乎是最后一個市場化和產業化的領域。眾所周知,做農業很難,不僅難在比其他產業多了一層自然風險,還表現在投資大、見效慢等方面。近幾年,在國家政策的支持下,一些有遠見的經營實體紛紛在農業領域搶灘占先,想在新的藍海中分得一杯羹。但在實踐中,有做得好的,但也有不少苦苦支撐甚至撐不下去的。

果業,作為運城農業的一面旗幟和主導產業,在一些主產縣甚至已經達到了3個70%:全縣70%的土地種上了果樹,70%的農民從事果業生產,70%的農民收入來自果業。面對這樣的產業現狀,我們運城果業除了優化升級之外,再無別路可走。

運城果業前路在何方?今日開幕的第四屆山西(運城)國際果品交易博覽會,解決的就是運城果業路在哪、怎么走的問題。具體的良策,各方專家自有高見,但從一個媒體工作者的角度,筆者有個想法,那就是我們能不能借用工業的思維,為果業的發展賦能?

工業天然具備最先產業化與市場化的特點,其實也好理解,我們種糧食,種得多了大不了存起來慢慢吃,但哪怕是一個造鍋造刀的,也絕不會把生產的無數的鍋或刀存起來自己慢慢用的。借鑒工業經營的一些思路,或許可以為破解農業發展遇到的瓶頸提供參考。

首先,我們要更加重視產品是否適銷。今年小麥行情不好,明年可以換種其他作物。但果樹就不行了,不能因為今年行情不好明年就砍了重新栽植其他品種。這不僅要求我們在品種選擇上更加謹慎,還要根據市場分析行情不好的原因。是因為市場需要高質量的我們走的是數量路線呀,還是消費者喜歡嘗鮮我們上市晚了呀,諸如此類的需求都決定著生產方實施不一樣的生產和供給方案。只有根據不同的需求采用不同的辦法,才能將自己的效益最大化。甚至,連續數年行情都不好,考慮品種改良也是一種現實的選擇。

第二個方面是要更加重視成本核算。采訪中,一些以公司形式運營的果業示范園區負責人常說,普通果農的成本比他們要低。細聽原委,原來是因為果農在核算成本時大多會將自己的勞動力成本剔除在外。從成本核算上來看,這是不科學的。好比一對夫妻侍弄果園今年銷售收入5萬元,生產資料投資了3萬元,那他們就是掙了2萬元嗎?不是,這對夫妻的勞動力也是有成本的,投入到其他方面也是能收到效益的。比如與這對夫妻各項條件相仿的夫妻到外地打工一年可以純掙6萬元,那就計算果園收入上也得加上6萬元的人工成本支出,嚴格算下來這對夫妻一年在果園上的收入其實是負4萬元,賠了。在果業經營上引入成本核算思維,哪怕是虧損上幾年也不怕,那叫戰略性虧損,但如果年年虧損,是上市公司的會面臨退市,是農民個人或其他經營實體的,也需要重新調整甚至另覓項目了。

第三個方面是要重視新技術的研發和應用。我市個別有實力的農業經營實體,已經有著不錯的科研力量積累,我們要更加重視這一方面,通過科研創新,去提高市場占有率,提升經營中的利潤水平。從長期來看,只有占領了科研高地,才會有創新的動力,才會始終在市場競爭中占據主動,在具體經營中轉化為低成本與高利潤,轉化為企業的高質量發展。

最后一個需要借鑒的是對銷售的重視。現在大小電商鋪天蓋地,神州大地一片叫賣聲。其實,電商也面臨著2.0的迭代,在新的發展階段,一些有實力、有規模的實體,其可信度、服務水平與商譽,自會占據一定的優勢,受到消費者的青睞。更重要的是,將觸角伸及銷售環節,可以第一時間了解市場的風吹草動,用以指導自己的研發和生產,及時采取對策。

當然,最大的工業思維還是要逐漸實施規模化經營,無論是研發、生產還是銷售,一家一戶的經營模式天然具有成本劣勢。經過近年來的連續打造,我市已建成水果標準化園區72個,涉及蘋果、梨、桃、葡萄、櫻桃等運城全域水果品種,核心區面積達到3.9萬畝,輻射帶動周邊43萬畝果園提檔升級。

這些已有一定基礎和規模的園區,正是運城果業的“黃金板塊”。我們運城果業能否率先創新發展模式,為中國果業發展打造“運城模式”,作為產業發展先行者的他們,責無旁貸。

加油,運城的標準化園區;加油,運城果業!


網站聲明

運城日報、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含圖片)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例:“運城新聞網-運城日報 ”。

凡本網未注明“發布者:運城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河北体彩现金支票